型号品牌价格
会员登录

登录账号

登录密码

注册新账号

登录账号(手机)

登录密码

密码确认

修改密码

原密码

新密码

密码确认

师说 | 我想要听他们说爱我

来源:新华社,新青年工作室  2019-09-10
分享到:
高山流水、鸟啼虫鸣,我们通过声音接近自然;父母的叮咛、朋友的关心,我们也通过声音感受温暖。可是有些孩子一出生,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无声的世界。我一直在想,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?


  我是新青年李溶溶,是武汉小葵花康复中心的一名听障特教老师。第一次遇见听障孩子,是在这里做志愿者的时候。第一次看到他,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皮肤病,我很吃惊:“天哪,这个小朋友怎么没有人照顾?”

  后来才知道,他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,只能把孩子送过来全托。我给他上药,喂他吃好吃的,带他去打防疫针……一个多月后,孩子的皮肤病治好了,气色也好多了。但想到这里还有那么多孩子需要照顾,我决定留下来,正式成为了一名特教老师。

  父母起初是强烈反对我的。我是家里的独生女,从小就娇生惯养,18岁之前甚至没有自己扫过一次地,或是洗过一次衣服。他们总觉得我还是个孩子呢!我们还为此大吵了一架。第二天,我下定决心,直接从家里搬了出来。


  那时候,手头没有什么钱,为了住得离学校近一点,我在学校旁边一条很深、很黑的小巷子里租了一间房子。洗手间在地下室,想要洗澡的话,得先在屋里拎一桶水,烧好了再拎下去。从来没有独立生活过的我,感觉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寸步难行。但我告诉自己,这些都不算什么,我一定要当老师,孩子们需要我。

  俗话说“十聋九哑”,听障孩子的听和说都很困难。有一次,我带一个孩子去医院打针。医生问他:“宝宝,你哪里不舒服?”孩子很难受,却说不出话,医生只能一处一处地试探,摸到痛的地方孩子就哭,花了很久才找对了地方。

  两岁到六岁是语言学习的黄金期,每一分钟都很宝贵。我每天都希望突然有那么一瞬间,他们就恢复正常了。但训练他们的听和说,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我可能要说上百次。我意识到,从听到声音、分辨声音、听懂声音,再到用语言表达出来,整个过程真的非常艰难。我不断地在提醒自己,再慢一点,再耐心一点。

  除了要有耐心,科学的方法也很重要。我记得有一个面瘫的孩子,都5岁了还没有开口说过话。为了帮助他开口发声,我把他的鼻子给堵住,带着他跑步、爬楼梯,让他习惯气息从口腔里面出来。有时候,我会故意逗他笑,因为笑的时候声带是最放松的;有时候,我会让他的妈妈假装离开,骗他哭,让他把声音给放出来。

  我每天还会拿柔软的牙刷,分别蘸上热水和冰水,去刷他的脸和舌头,让他感受肌肉的运动。我用给他量身定做的方法反复地训练,两个月后,孩子终于发出了第一声“妈”。那一刻,我激动地跳了起来,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,赶紧给他的妈妈打电话,分享这份喜悦。


  朋友们都说,是我帮助了孩子们成长,但是我觉得,孩子们又何尝不是我的老师呢?在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,我变得更细心、更耐心。他们的陪伴,让我成为了一个更温柔、更善良的人。每天早上,我一到学校,孩子们就会冲过来,给我一个甜甜的笑,然后跑过来要我抱。教室里面铺了地毯,进去要换拖鞋,孩子们会帮我把拖鞋拿到门口。

  这十年来,我见证着孩子们渐渐康复,渐渐长大。毕业后的他们,可以唱儿歌、讲故事,能正常地学习和生活。那个说“李老师,不哭”的小丫头,每次跟我打电话、发视频,总会哭着跟她妈妈说“很想我”,我也很想他们。

  虽然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。特教行业因为需要承受各种压力,很难留得住人。从业之初,我曾加入一个50多人的特教群,而到现在,包括我在内,群里就只剩3个人了。我理解那些离开的人,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,但我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,无论是80后、90后还是00后,都能关注到这些孩子。

  爱,是所有教育的前提。如果你愿意爱他们,请坚持下去,不要放弃。因为你爱他们一点点,他们就会回报给你超出想象的爱。

  我是新青年李溶溶,谢谢大家。


分享到:
新闻排行榜
Copyright ©2017-2018 广东听觉有道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-2019 助听器价格-助听器论坛-助听器贴吧-中国助听器行业
粤ICP备17166088号-2
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6939号

返回
顶部